首页 > 历史军事 > 极道典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拜月局变1

第二百六十九章 拜月局变1

小说:极道典 作者:深海贝壳尘缘  字数:2146

 第二百六十九章拜月局变1

在拍卖会结束之后,各方势力都密切关注那拍走地阶功法的的势力,暗中跟踪,同时也在监视着红楼,看看那个拍卖第阶功法的人会不会出现,因为要是能够从这个人身上找到线索,那绝对非常值得的,就在众人想这个人呢不会出现的时候,拍卖场大厅里的一个人来到红楼的后台。35xs

“请留步,道友,这里不能进!”

这个黑衣人被人拦了下来,这个黑衣人淡淡的说道;

“我家主人让我来提钱的!”

那个侍卫眉头微皱,拍买东西都有手续的,可是这个人什么都没有,让他进去可不太好,是由**是假的。

“道友,让我看看契约!”

这个黑衣人只是平淡的说道;

“没有契约,让赵洪来吧!”

有人出现,而且是一个金丹修士,自然受到关注了,不过让赵洪感觉奇怪的是,他并未见过这个人,他说他拍卖东西,是什么呢,所以一出来就直接问道;

“道友是哪位,我们好像没有见过?”

这个黑衣人没有回答,而是缓缓道;

“上焦心肺,中焦俾胃,下焦肝肾,掌心上托……”

听到这里,赵洪立刻对他行了一礼有些恭敬的道;

“道友里面请!”

这是那部地阶功法的部分口诀,赵洪一听便明白了,此事多半不假,而且不用说,能够看到那部功法的人,相信地位也不会太低,因为地阶功法可不是谁都能够看到的,因此她相信这人就是拍卖地阶功法的主人派来的。www.35xs.com

进入大厅坐下,这时一个老头便走了出来,这个老头就是以雷霆手段杀了一个金丹修士的那个,一出来就对这个黑衣人道;

“敢问道友怎么称呼?”

这个黑衣人思索了片刻道;

“还没有想好用什么名号好,以后有机会再告诉你!”

“哈哈哈哈……”

这老头干笑几声便不再问,这是赵洪道;

“道友,那天来的时候不是你本人,所以在下不确定……”

是的,他不确定这个人是不是那个拍卖地阶功法的修士派来的,毕竟七十万灵石可不是小数目,要是被人冒领,那就麻烦大了。35xs

“红楼是怕我冒领吧,没关系,我家主人说了,这另一部地阶高级功法还要请红楼一年半之后帮他拍卖,地点嘛,在帝都!”

“什么?”

不只赵洪就连那个老头也是大吃一惊,又拍卖?地阶高级功法?这到底是不是真的,不过还没有回过神来,那个黑衣人说道;

“主人说了,你今天做得好,那么一年之后就有你拍卖吧!”

说完之后这个修士拿出黑色的玉简,放在桌子之上。

不过这个玉简显然以他们所熟知的玉简,看着眼前的玉简,两人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样的东西,还有这么长时间拍卖,但是现在就交道红楼的手中,这太不合常理了。

两人还在震惊中,那个黑衣人有发话了;

“这次还是办一下手续吧,一年半之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来,你们可以验一下货!”

“这事?”

赵洪不知道什么做,看了一眼那个老头,老头一脸凝重,缓缓拿起玉简,神识疯狂的涌入玉简,可是刚读了这部功法的大纲之后,他就觉得有些发力,这还是地阶高级功法没有错,虽然看不到和面的内容,但是作为这个层次的人物,这点眼里他还是有点。

他长呼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郑重的道;

“好,这庄生意红楼接了。”

这老头说完之后,缓缓从怀里拿出一张晶莹剔透的牌子,上面用一种非常古老的文字刻画这许许多多非常复杂的符号,递给那个黑衣人,郑重的说道;

“道友,在下史前书,是红楼的七长老,这是红楼的一点心意,还请笑纳!”

那个黑衣人看着这个牌子,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红楼最高规格的紫晶牌?七长老,恐怕你最多也只有能力送出一张吧,不再想想?”

黑衣人并没有伸手借这个牌子,这个牌子绝对比七十万灵石值钱,但是他没有动,因为主人交代过,要另外的东西。

看到有人能够认出这是红楼最高规格的紫晶牌,出示这个牌子,不管你是何人,都可以要求红楼三个金丹修士帮他做一件事,这种诱惑简直吊炸天了,但是这个黑衣人尽然不为所动,这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道友说的不错,这是在下的最大权限!”

“要是哪天我做出对红楼不利的事情,恐怕你在长老之位?”

不用说,七长老也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关系,不过既然已经下定决心,那就赌一把,因为人的一生都在赌博,他已经行将朽木,进军元婴无望了,所以赌一把又何妨?

“在下相信您背后的那位与我红楼并无什么不快!”

黑衣人没有接那张紫晶牌,而是若无其事的问道;

“刚才史道友是不是杀了一个金丹修士,如果阁下肯割爱的话,我不介意买下来!”

史前书看着眼前的黑衣人,不知道想什么,那枚金丹虽说值些钱,但是绝对没有这张紫晶牌贵重,一颗金丹明码标价也就是四五十万,还要修为高的,想目前这颗,价值最多三十万,当然了,没有人敢公然贩卖金丹,那样会被天下修士所追杀。猎杀修士这样残忍的事情绝对是修身界的大忌,无论正邪都不敢公然这样做。

不过正当杀人也就难免了,就像今日这个老头杀了一个金丹修士,封印了他的金丹一样。

那个黑衣人看着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