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风过南亭 > 第一百六十七章 痛苦过,努力过

第一百六十七章 痛苦过,努力过

小说:风过南亭 作者:南庭夏乐  字数:2788

 如果daniel说的是真的,那他的心到底有多大,可以一个人默默承受那么多苦难。35xs

我甚至不敢去想他在医院的那段时间,会经历了些什么,不告诉我,不告诉雯阿姨和许叔叔,一个人孤独地和死神抗争,一次次挣扎着死里逃生。

眼睛涌上些湿意,又被我努力压了回去,“他,醒了之后为什么不联系我?”

“他还哪里敢啊,自己都是死里逃生,还敢再把你也拉下水?这种事情,有第一次就有第二次,那时候的他,活下来也是朝不保夕。”

那时候陪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努力的是cathere吧,所以他就在那种朝不保夕的生活中,和陪在身边的cathere逐渐生情了?

想到这里,大脑的运转好像超了负荷,突然停下来不动了,停在了jason的那几句话上,停在了“好事将近”四个字上。

不管过去他的初心如何,分开了这么久,他现在已经有了cathere不是么?痛苦过,努力过,但最终还是亲手放开了。

我从沙发上站起来,对daniel说,“谢谢你告诉我这些,让我知道不止自己努力过,他也努力过。”

daniel看着我没有说话,我停顿了会儿,木然地转身往门外走。

“你要去哪里?”daniel跟着站了起来。

“回北京,出租车还在门口等着。闪舞小说网www.35xs.org”我木然地说。

“什么?!”daniel声音陡然提高了好几个分贝,“我说了那么多,你还是要走?”

我走到门外,拉起行李,“这些事和我走不走有关系吗?”

知道了在我们分开之前,他没有背叛,我承认在心底对他的态度有了一些变化,甚至有了些怜惜,但这又能改变什么呢?

我从来不是因为怨恨他才想离开这里,我只是单纯地没办法面对他,面对这个已经不属于我的他。

况且,知道了这些又能怎样?难道要去硬生生地插进他和cathere中间,把他夺回来?

不管过去多么深刻,我明白,现在的他,早已经不是过去的那个他了。

“你这个女人心好狠,怎么?在美国认识了新人,那个崔什么来着?现在就变心了?”

“我变心?”我简直哭笑不得,变心的到底是谁?

还没等我开口,手机响了起来,是出租车司机的电话。

我摁了接听,语气不善地“喂”了一声。

“小姐看来我今天是等不到你了,已经取消订单了,您慢慢忙,准备好了再下单,谢谢!”司机师傅的语气听起来比我还不善。

“您先别走,我现在马上出去,这里不好叫车,拜托再等我五分钟。”我拉起箱子,边说边匆匆往外走。35xs

“我已经接了新单开走了,抱歉。”

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忙音。

我愣了几秒钟,又点开打车程序,重新叫车。

daniel从背后走了上来,走到我跟前,“行,你们好聚好散,我一个外人也管不了太多。去食堂吃个午饭再走吧,我们nt怎么还不至于让乙方饿肚子。”

见我不说话,他接着说,“走吧,这里不好叫车,估计等叫到车,你一顿饭也吃完了。”

我现在确实饿得发晕,昨天听了jason那番话,晚饭就没吃几口,今天一早赶飞机也没吃早饭,再加上上午开会消耗了太多能量,虽然很想尽快离开这里,但再不吃东西恐怕要低血糖了。

吃完马上就走,我默默地走在daniel身后,心想,之后再找一个清净的地方,一个人慢慢消化这些混乱的信息。

跟着daniel走进食堂一个小包间,就看到让我很恼火的一幕,之前口口声声表示要给我送文件的齐某人,正坐在包间的皮座椅上,一边吃得欢畅,一边和eason聊得眉开眼笑。

见我进了门,齐学长竟然一点也不羞愧,还笑得越发开心,“来来安亭,nt食堂的菜真不错。”

“不是说给我送文件?”

齐学长正站起来给我拉椅子,动作一僵,抬手拍了拍脑门,“看我这记性,给忘了!”

我:“……”

以前怎么没有发现齐学长这么不靠谱?

“anton上一个会还没结束,”daniel瞟了我一眼,又转眼对着齐学长说,“本来也想过来陪两位一起吃饭,脱不开身。”

“许总有心和我们吃饭,已经是受宠若惊了,”齐学长脸上堆着笑,对daniel说,“我听说昨天中袁集团张总撺的饭局他都没去,许总现在估计算得上咱国内最忙的几个老总之一了。”

daniel边笑边叹气,“还真有可能,他以前就是个铁人,现在简直不是人,几天不睡觉也是常有的事儿。”

齐学长和daniel你一句我一句的客套,我嘴里下意识地嚼着饭,思绪却远远地飘开了,飘到了在小王村的那个冬天的清晨,我抱着书本路过他屋门,被他一把拽进了屋里,那时的他也是连续几天没有睡过。

知道他曾经那么努力过,我说不清是更加释怀,还是又泛起了纠结,心里又想不明白,既然曾经那么深刻过,为什么不过不到一年的时间,他就轻易把心转给了别人?

耳边一直在嘈杂,没办法静下心思考,我嘴上吃得更快,盼着尽快离开这里。

也是邪门了,在手机上反复操作了半个多小时,三个打车软件都用上了,愣是一辆车也没叫到。

吃完饭,我一边跟在大家身后往外走,一边皱着眉头,低头在手机上操作打车软件。

走在前面的几人突然停了下来,我脚下跟着一顿,差点撞到齐师兄后背上。

歪头越过齐师兄,就明白大家为什么突然停下来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前面不远处有几个人在站着说话,被几个人围在中间的赫然就是许亦楠,他正低头听一个人说话,眉头微微皱着,神色有些冷,看起来有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隔了这么长时间,他的变化确实很大,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种强大的号召力,围在他身边的人并没有一味巴结,但从举止神情上都看得出对他的尊重和信服。

他早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可以拉着我的手在校园里漫步,可以抱着我缩在狭小的车厢里看流星雨的他了。

我心里又开始翻江倒海,急切地想远远逃开这个陌生的他。

趁许亦楠没注意这边,我伸出手想拉上行李箱抄旁边一条小路离开,没想到伸出手却拽了个空,齐学长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竟然二话不说抬手拉起我的行李箱朝许亦楠的方向走过去。

什,什么情况?

他过去就过去,凭什么拉上我的行李箱?

我站在原地,那一刻整个人都有些凌乱。

------题外话------

今天还是两更,下午两点二更,谢谢亲爱的们鼓励,充满码字热情,么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