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幻灵异 > 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 > 第七十二章 天堂地狱一念间

第七十二章 天堂地狱一念间

小说:武侠仙侠世界的厨神 作者:熊猫胖大  字数:4872

 “乔某见过慕容公子。www.35xs.com”乔峰抱拳道:“乔某此次有事与凌兄弟一同途经苏州,眼见离参合庄不远,便来拜访一番。”

“原来如此。”慕容复微微一笑,看到依偎在乔峰身边的阿紫,问道:“这位姑娘是?”

“咳。”乔峰脸一红,道:“她她是阿紫,是乔某的”

“我是乔大哥的妻子。”阿紫紧抱着乔峰的胳膊,道:“你可以叫我乔夫人。”

“哦?”慕容复愣了下,旋即一笑:“原来是乔夫人,倒是要恭喜乔兄了。”

“咳咳,多谢慕容公子。”乔峰抱拳感谢。

“寒暄的话先别说了。”凌池指着瘫坐在地上的鸠摩智,问道:“慕容兄怎么处置他?”

慕容复皱了皱眉。

包不同道:“这番僧不怀好意,还要杀我们灭口,如今束手就擒,还等什么?杀了就是。”

“不可!”慕容复摆摆手:“鸠摩智是吐蕃国护国法师,若死在我参合庄,只怕会引来大宋与吐蕃之间的矛盾,不可为之。”

凌池看着大义凛然的慕容复,心中感慨:连慕容兄都被我引入正道,我真了不起。

经过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慕容复还是决定放了鸠摩智,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凌池说的:“放心吧!他的内力已经被我化解,现在的他就是个糟老头。”

一个没有武功的老头,他南慕容又有何惧?

“你走吧!”慕容复说道:“你是出家人,却争强好胜,今日便是对你的惩罚,希望你引以为戒。”

“阿弥陀佛。”鸠摩智双手合十,竟是大彻大悟了:“老衲虽在佛门,争强好胜之心却较常人犹盛,今日之果,实已种因于三十年前。唉,贪、嗔、痴三毒,无一得免,却又自居为高僧,贡高自慢,无惭无愧,唉,命终之后身入无间地狱,万劫不得超生。”

慕容复听了鸠摩智这几句心灰意懒的话,同情之心顿生,道:“正所谓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大师及时回头,却也不晚。”

鸠摩智半晌不语,又暗一运气,确知数十年的艰辛修为已废于一旦。他原是个大智大慧之人,得高明上师传授,佛学修为亦十分睿深,只因练了武功,好胜之心日盛,向佛之心日淡,至有今日之祸。

他猛地省起:“如来教导佛子,第一是要去贪、去爱、去取、去缠,方有解脱之望。我却无一能去,名缰利锁,将我紧紧系住。今日武功尽失,焉知不是释尊点化,叫我改邪归正,得以清净解脱?”他回顾数十年来的所作所为,额头汗水涔涔而下,又惭愧,又伤心。35xs

鸠摩智缓缓起身,道:“老衲多有得罪,蒙慕容公子手下留情,谨此谢过。”

“不必如此,大师若能悔悟,也是一件幸事。”慕容复说道。

“阿弥陀佛。”鸠摩智向众人一礼:“各位施主保重,老衲这就去了。”

“别着急。”凌池赶紧叫停。

鸠摩智看着他:“施主还有何事?”

“来,吃块臭豆腐。”凌池掏出了臭豆腐乳。

“”

“叮,征服高级白色食客鸠摩智的胃,食客等级过低,不计入征服次数。掉落高级白色菜谱回头是岸。”

“回头是岸:高级白色菜谱,幡然醒悟概率10,有效次数三次。”

“”凌池捂着脸,他想哭:为什么我要先吸了他的内力啊!?

内力没有了都是高级白色食客,如果内力在身,鸠摩智至少也是个高级蓝色食客吧?搞不好还是顶级蓝色食客。

只是这一切都被他毁了,彻底毁了。

你感受过顶级蓝色菜谱变成高级白色菜谱的绝望吗?

凌池内牛满面。

“凌兄弟,你这是?”乔峰愕然。

“别理我,我想静静。”

“好哇!”阿紫跳了出来:“你都有我姐姐了,还想着别的女人!说,静静是谁!?”

“”凌池一巴掌呼过去:“滚一边去。”

“哎哟!”阿紫抱头扑进乔峰怀里:“呜呜,相公,有人欺负你媳妇。”

乔峰:“”

鸠摩智离开了,凌池一行也只在燕子坞住了一晚,第二天就离开了。

这次离开,阿碧像解开了一个心结,对凌池的服侍更上一层楼,几乎达到了无微不至的地步,让凌池很不习惯,也让阿朱十分惊讶,这可是以前慕容复的待遇啊!

“原来如此。”阿朱懂了,也为阿碧和自己高兴:我们不会分开了。

小镜湖。

“你们要走?”段正淳和阮星竹得知阿朱和阿紫要走了,十分不舍,段正淳道:“阿朱、阿紫,你们要走,爹不反对,但你们能不能先和爹回一次大理?等爹将你们册封为郡主之后,再离开也不迟。”

“郡主?”阿紫问道:“当郡主有什么好处吗?”

“当然有好处。35xs”段正淳道:“成为郡主之后,就会得到一块封地的部分食邑和部分税收,虽然不多,但足以让你们衣食无忧。”

“白给的?”阿紫眼睛一亮:“我们不用付出什么代价吧?”

“当然不用。”段正淳笑道:“你们也不用去各自封地,想去哪就去哪,爹会给你们安排妥当的。”

“好,这个郡主,我当了。”阿紫高兴地拉着乔峰的手,道:“相公,以后咱们不用要饭了。”

乔峰:“”

“要饭?”段正淳眉头一皱:“乔峰,你让本王的女儿要饭?”

“岳父大人莫恼,当初不过是一句戏言罢了。”乔峰连忙解释:“乔某怎么说也是丐帮帮主,安置家人的房屋、吃穿用度还是有的。”

段正淳面色稍霁,道:“阿紫选择了你,希望你不要辜负她。”

“岳父大人放心。”乔峰抱拳,无比庄重地说道:“乔某在此立誓,只要乔某在世一天,就绝不会让阿紫受半分委屈。”

听到这番表态,阿紫十分感动,紧紧抱着他的胳膊:“你这傻子,谁让你发誓了。”

“阿紫,我是认真的。”乔峰说道:“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对你好,让你快活。”

阿紫抱的更紧了:“能和你在一起,就是每天讨饭,我也快活。”

“”段正淳脸色很难看,总觉得自家水灵灵的小白菜被猪拱了,十分难受。

阮星竹却一脸羡慕的看着女儿和女婿,又十分幽怨的看着段正淳。

“”段正淳脑门直冒冷汗,也不敢再让凌池对阿朱发誓了,这真会要了他的老命。

“既如此,阿朱、阿碧,你们就先和我回大理,待册封之后,再随你们的丈夫离去吧!”说到最后,段正淳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虽然没有抚育之情,但她们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想到她们很快就要离自己而去,段正淳就有些堵得慌。

“好啊!”阿紫笑的很是开心,抱着乔峰的胳膊说道:“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大理呢!到时候我们一起到处转转。”

“这”乔峰满脸为难。

“怎么了?”见他这幅样子,阿紫不高兴了:“你不想跟我一起转转吗?”

“绝不是!”乔峰连忙摇头,道:“阿紫,我的心意,你应该明白。只是此去大理山高路远,却也不知几时才能回归?而丐帮又有许多帮务要我处理,我怕是”

“这样啊!”阿紫嘟了嘟嘴,道:“好吧!谁让你是帮主呢!那我自己去大理,等成了郡主,我就回去找你。”

“我会派人保护你的。”乔峰松了口气,连忙说道。

“不会有事啦!”阿紫笑道:“有爹的护卫在,谁也伤不了我。”

“不错!”段正淳终于逮住了嘚瑟的机会:“有本王在,谁敢伤害阿紫?本王要他的命!”

这番表态虽然有装逼的嫌疑,却让阿紫对他的好感度提升了一些:这个便宜老爹倒也不是一无是处。

阿紫松开乔峰,走到阿朱身边,笑道:“姐姐,到时候我跟你们一起玩吧!姐夫,你去过大理,到时候你带我们到处转转。”

姐夫?

凌池看着眼神狡黠的阿紫,笑道:“你叫的倒是顺口,不过很遗憾,我也有些事要处理,不能陪你们去了。”

阿朱心里一紧,连忙问道:“凌大哥要去哪?”

“一点小事。”凌池牵着她的手,轻轻一拍,道:“最多半个月,我一定去大理见你。”

“”虽然心中不舍,阿朱却只能答应下来。

“别这样。”凌池安慰道:“我让阿碧陪你过去,这样你就不会寂寞了。”

“少爷,阿碧走了,谁来服侍你?”阿碧急忙问道。

“少爷是去办事,又不是游山玩水。”凌池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我不是小孩子,能照顾自己。你就借着这次机会好好和阿朱、阿紫在大理玩几天,以后有的是让你服侍的时候。”

“那少爷你要多保重。”阿碧叮嘱道:“就算露宿在外,吃饭前也要先洗手,还有衣服也要每天换一件,衣服一定要每天都洗干净,这样穿着才舒适”

凌池:“”

阿碧以后肯定是个贤妻良母。

目送阿紫离去,乔峰怅然若失,长叹一声:“此一去,也不知何日才能与阿紫重逢?”

“怎么?舍不得了?”凌池笑道:“反正还没走远,追回来啊!”

“凌兄弟说笑了。”乔峰摇头:“阿紫是去受封的,我又怎能拦她。更何况丐帮事务繁忙,此次陪阿紫来苏州已是失职,却是不能再耽搁了。”

“帮务这种东西,能交给手下去做就让手下去做,作为帮主,你只要把握好大的方向就可以了,像你这么每天都忙到深夜,以后怎么陪阿紫?”凌池训诫道:“上位者一定要懂得调动手下的积极性,不然什么都是你干,就像蜀国的诸葛亮,到最后不但把自己累死,还害得年轻人才得不到锻炼,导致蜀国后期无人可用,最终被魏国吞并。”

凌池捶了捶乔峰的胸口,道:“乔兄,前车之鉴啊!”

“”乔峰沉思许久,似有所悟的点点头:“有劳凌兄弟教诲,乔某回去后便试试看。”

“那最好不过了。”凌池抱拳:“你我便在此分开吧!一路顺风。”

“凌兄弟也是。”乔峰掏出一块木牌,道:“这是丐帮的贵宾令,若有何紧急事务,可随时去丐帮各地分舵求援。”

凌池接过来,看了一眼,表面就是一个普通的木质令牌,上面写着一个尊字,背面却什么都没有,粗糙的让人无语。

“我收下了。”把木牌塞进怀里,凌池抱拳道:“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保重。”

和乔峰分开后,凌池并没有离开苏州,等到入夜之后,漂浮着直奔曼陀山庄而去。

去曼陀山庄当然不是偷香窃玉,而是为了琅嬛玉洞的武功秘籍。

当年无崖子和李秋水搜集了天下武学典籍,虽然缺少了少林寺的易筋经、大理段氏的一阳指、六脉神剑等绝世武学秘笈,但基本上整个江湖上数得着的武功都已经被收集齐全。后来这些武学典籍被李青萝尽数搬到曼陀山庄的琅嬛玉洞。如今凌池贵为逍遥派掌门,这些武功秘籍自当物归原主。

昨天的时候,凌池就已经向阿碧问过曼陀山庄的位置,此时夜黑风高,自是偷香啊呸!搬运秘籍的好时机。

曼陀山庄,虽然已至深夜,王语嫣却还没有睡下,此时烛火高照,王语嫣正揽镜自照,十分开心。

前些日子,表哥来向母亲提亲了,而母亲也答应了。只说等她过了二十岁生日,便将她嫁过去。

想到自己明年就能嫁给暗恋了十几年的表哥,王语嫣这些天就兴奋的不能自已,每天都像做梦似的,看什么都无比的美好。

“我一定活在天堂里。”王语嫣双手托腮,笑靥如花。

一道身影从敞开的窗户窜了进来,她来不及反应,就被点住了穴道。

“不要叫!我只是来问个路,只要你老实回答,我不会对你怎么样!可要是不老实,当心我先后!”

王语嫣哭了,这不是天堂,是地狱。

“雅蠛蝶”

第一更,四千字,求月票,求推荐票。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