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奇幻 > 荒野王座 > 四百四十三 我反抗要你承担后果么?

四百四十三 我反抗要你承担后果么?

小说:荒野王座 作者:永夜  字数:4327

 李欢不知道卡鲁那边的变故,回到港口之后,他一头扎进了逆戟鲸号的返修工作之中。www.35xs.org海洋猎人公会有没有内鬼,是不是内部泄露出去的消息,这个跟自己没有多大关系,既然计划去抢夺暗日工地的宝贝,那么动作就要快。

这几天,李欢订购了价值数十万的机械套件,更换逆戟鲸号上的损坏零件,本来价格不用这么高,但李欢觉得,去极地这种事情,能更换的最好就更换,到时候出点机械问题就是要命的。

李欢和上官晴在忙自己的,但滞留港口,卡鲁让李欢保护的执法官们有些坐不住了。

他们在拜托自己的同事多方打听消息。

实际上,能作为执法官加入海洋猎人公会的人,没有一个是傻子。在港口滞留的第二天,大家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就算他们没有像李欢和希维尔那种联想能力,但卑尔根分部被袭击可是一件大事,公会分部被攻击不是闹着玩的,历史上也没发生过几次。

这样几乎全灭分部的事件,公会总部到现在都没传来一个消息,甚至这件事情好像没发生过一样。每个人都感觉到了不对劲,所以拜托同事多方打听。结果在第三天的时候,消息没有打听来,却打听来了一队内部纪律官,这是专门对内执行审查的机构,还有带队的阿曼达。

阿曼达通过行政手段,查到了一行人的住处。

酒店门口。

在港口惶惶度日了三天的执法关门,没等来公会的通告,没等到卡鲁的消息,却等来了纪律官和阿曼达。阿曼达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时间,一个主教级别的高手镇压,数十个纪律官一起动手,很快执法官们就被抓起来,然后带上车开出了城,一直到离开卑尔根数十公里,停在郊外一个废弃码头上,这才将众人带下来。

这是一个古老的废弃码头,大概有数百年没有使用过,青黄色的巨石地面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四处一片萧瑟,是个杀人灭口的好地方。

执法官们这几天来一直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哪里不对劲总是说不出来,现在就算再傻的人也看出不对劲来了。

“为什么抓我们!我们没有犯法!”

“我要见卡鲁大人,卡鲁大人知道这一切的经过!”

“你们凭什么抓人,卑尔根分部被攻击的时候,你们去哪里了?”

所有执法官义愤填膺地吼叫,唯独希维尔冷眼旁观,她在第一天就猜到了公会内部出了问题,可没想到,问题竟然会严重到这个地步。35xs

阿曼达根本不理他们的喊叫,一挥手:“除了分部队长留下,把所有人都带上车……”

如狼似虎的纪律官们押到码头另外一边,唯独剩下希维尔留在原地,冷冷地看着这位阿曼达主教:“我要见卡鲁大人。”

“呵呵,你们现在都是罪犯,没有资格见任何人。”阿曼达鄙夷一笑:“卡鲁因为违反内部规定被审查,现在被关押在地牢里了。至于你们,你们勾结中国执法官毁坏了卑尔根分部,和卡鲁一样,必须要接受内部审核,找谁也没用。而且,你现在还必须交代那个中国执法官的问题,他在哪里?”

“卡鲁大人被关押!?”希维尔大惊,她现在才明白,这件事情可能远超出自己想象的严重。

“好了,中国执法官在哪里?”阿曼达不耐烦地说道:“不要拖延时间,这对你一点好处也没有。”

希维尔眼中闪过一抹绝望。

连卡鲁也出事了!

希维尔早就猜到内部出了问题,之所以这几天她没有声张,是因为希维尔相信,最终公会内部会解决这个问题。因为卡鲁在,那可是海洋猎人公会唯一的行动派,是所有年轻执法官的偶像。

没可想到,三天过去,等来的是卡鲁竟然被收押地牢的消息。

连卡鲁主教都被下了地牢,还有谁能帮忙?

忽然,希维尔眼中闪过一丝精光!

那个犹如神祗一般顶天立地,矗立在犹如末世一般场景中的身影再现在她的脑海之中李欢,那个中国执法官,他一定有办法,而且他是最后的希望!李欢和上官晴一早去港口了,逆戟鲸号的修整接近完毕,今天一大早两人就去补充给养添加油料,和安德烈一起做航行之前的最后检查。

正好错开了阿曼达和纪律官。

“阿曼达,我知道你们投靠暗日了。你别得意,你这么干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闪舞小说网www.35xs.org你能构陷我们,但你构陷不了李主任!什么勾结,根本就没有过!”李欢的形象忽然给了希维尔很大的勇气,她冷笑一声:“你用这些下流招数,我们哪样不会?李主任有官方的身份证明,就凭你们这群胆小鬼,敢动他一下?”

“小姑娘,你们聪明。”阿曼达哈哈大笑:“但后面的事情不用你担心,我还要感谢你们卡鲁主教。卡鲁将这位李主任的身份文件删除了……所以他现在是非法入境,擅自使用特殊能力,跨境执法,这些罪名加在一起,你说他是什么后果?”

“删除?”希维尔一惊。

“没错,卡鲁那个老家伙,大概是想给自己留个希望,或者是想保护你们……所以不想让我知道他的身份。不过这都不重要了,一个红海贸易的主任,连续在我国犯下这么多重罪,我有足够的理由抓捕他。”阿曼达说道。

李欢的身份文件为什么会被删除,就好像阿曼达说的,卡鲁是想要保护自己一行人。李欢的身份文件被删除,罪名就成立了,首先一个非法入境是跑不掉的这是一切的开端,只要入境是非法的,后面李欢干什么都非法。

至于李欢的身份文件为什么会被删除,就好像阿曼达说的,卡鲁是想要保护自己一行人。

这么说起来……是大家害了他?

希维尔想到这里,忽然心里一热:“我们可以帮他作证,冤枉不了我们!而且就凭你们的实力,就算李主任站在你面前,你们能如何?抓他?天方夜谭!”

“如果他反抗,那是最好的了。这件事情我前两天已经上报欧洲总会。”阿曼达笑得很开心:“你知道,欧洲总会的会长换人了,不再是以前那个老好人谢尔曼公爵,现在的仲裁所所长是一个六亲不认的女士,只要违法,必定追究到底。我知道那个中国执法官的实力很强,但他的实力再强,也强不过那位镇压天灾事件的那位女士吧?”

说完,他得意地补充:“这每一步,都是我计算好的!”

“你……你卑鄙!”希维尔大怒。

没想到对方想得这么长远!

欧洲特殊执法机构总会的那位会长,希维尔当然知道,不仅她知道,怕是整个欧洲的年轻执法官都知道,简直就是传奇。那位新上任的女士身份特殊,被谢尔曼公爵推荐继位之后,展开过好多次轰轰烈烈的清扫行动。她在位不过一年时间,整个欧洲的特殊罪犯已经达到了历史上最低的地步。

至于她凭借上位的一战,评价等级为最高的“天灾”,也就是说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不到一个月,整个欧洲就会沦陷。而那位女士不但亲手镇压了天灾,而且还将损失控制在一个极小的范围之内,传奇之名不负众望。

就好像阿曼达说的一样,那位女士不仅实力非常强悍,而且眼里真的是不揉沙子,总之到目前为止,被她盯上的就没有一个逃脱了的她甚至严苛到了总公内部都一度传出“水至清则无鱼”之类的说法。

“不要在浪费时间了,人在哪里,我让你们早点团聚……哈哈哈哈……”阿曼达狂笑。

“你……你太卑鄙了!”希维尔愤怒异常。

两人正在对峙,码头扣押执法官那边,忽然响起一阵打斗声,打斗迅速而短暂,短短数秒就安静了下来。速度之快,甚至都没爆发出任何气息。似乎是用格斗的方式,将扣押希维尔小队的纪律官全部给打趴下了。

这动静,让阿曼达和希维尔同时情不自禁地朝着码头另外一边看过去。

只见一男一女慢悠悠地从码头的隔断墙后走出来,不是李欢和上官晴又是谁?

“希维尔,这些是什么人?”李欢闲庭信步一样慢慢走出。

“李主任!您怎么找来了!”希维尔一喜,他闲庭信步的模样,和前几天犹如神祗一般的背影猛然间重合起来。

“我在码头跟安德烈商量给养的事情呢,摩根跑来跟我说你们被人抓了,还好卑尔根的市民聪明,一路追踪你们,我这才能马上赶来。”李欢说道,看了一眼阿曼达:“他们是谁?”

希维尔听了李欢的话,心里一喜。

因为李欢的缘故,卑尔根港口的市民一开始对希维尔等人的印象并不好。也因为李欢的缘故,这几天希维尔等人在港口生活,李欢有事没事就跟大家解释一番,众人接触下来,也并不觉得他们有多坏,也都把他们当成了朋友。

今天早上纪律官抓人的速度很快,但终究不是没人看到。

一看到是李欢的朋友被抓了,立刻就有人通风报信,而且还有那精明的,一路追踪过去凭普通人的本事追踪,当然被发现是一定的,但阿曼达根本没想到他们是追踪自己而来的。

卑尔根港口的市民想法很简单,李欢是他们的恩人,李欢的朋友是他们的朋友,朋友被抓走了,自然是要弄个明白。港口市民大多数是海员出身,要么就是海员家庭,这些人的血液里可都是流着维京人的疯狂。

李欢得到希维尔他们被抓走的消息之后,顺着路就追了过来,才有了刚刚那一幕。

“这就是卡鲁大人怀疑的那个叛徒,不,不是怀疑,他就是叛徒!”希维尔看阿曼达咬牙切齿:“他们构陷罪名,诬陷卡鲁大人,连您也不准备放过!”

“我?”李欢大奇。

“李主任是吧?找你好久了!”阿曼达冷笑:“你未经同意私自入境,非法使用武力,非法羁留……毁坏卑尔根分部设施,刚刚打伤海洋猎人公会执法官,我甚至有理由怀疑你跟暗日勾结!跟我走一趟吧,我知道你厉害,不要想着反抗,你的事情我已经汇报给了欧洲特殊执法机构总会,今天你如果逃走,是死路一条。”

“又是这些万金油罪名。”李欢眉头一皱:“卡鲁呢?”

“这不关你的事……我再警告你一次,别想着逃走。”阿曼达说道。

“卡鲁大人被他们抓起来了!不然他能为我们作证。”希维尔急忙说道。

“原来是这样,我没打算走,我的船还停靠在港口,我花了这么多钱,我走去哪里?”李欢淡淡一笑,根本没想反抗,而是振振有词:“你说我非法入境就非法了?想抓我可以,逮捕令拿出来,同属执法机构,你要抓我,得出示文件,如果没有文件,按照公约我可以怀疑你们的行为非法,所以我可以反抗……你承担这个后果么?”

因为卡鲁怀疑公会内部出了问题,李欢为了以防万一,这几天除了在港口看着自己的破冰船之外,也专门打电话回去询问过这些万金油罪名。得到的回答是,如果一个执法机构真要动手逮捕另外一个执法机构人员,那必须有正式的文件才行,这份文件最后还要递交到对方的执法机构。

好像希维尔她们那样,实际上是违法的。

本来李欢是不耐烦跟他们??拢?虐岛??舱饷此担?幌氲桨18?锩嫔?炊?幌玻骸安蛔呔秃谩??阆胍??段募?前伞??忝呛旌c骋自谘侵拗皇终谔欤?饪墒桥分蓿∫桓鲂∈敝?冢?胰媚隳愫蠡诙祭床患埃?/p>